也为就此接受环球网记者的采访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南华期货是横店集团旗下金融公司,上市后将成为横店系多家上市公司的其中一员,从财务数据来看,南华期货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了162.69%,但此前的2016年和...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南华期货是横店集团旗下金融公司,上市后将成为“横店系”多家上市公司的其中一员,从财务数据来看,南华期货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了162.69%,但此前的2016年和2017年营收均呈现下滑,下滑幅度为18.76%和12.52%。与此同时,南华期货披露的部分经营信息,也非常值得关注。

  首先来看南华期货的高管信息,南华期货截至目前发布的招股书(申报稿)是截止到2018年3月的信息,在这一版招股书中披露的董事会构成,还仅包括4名董事和3名独立董事。

  但是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南华期货在2019年3月进行了一次高管人员变更,引入了张红英、管清友、陈蓉作为董事会成员;其中,董事会新晋成员张红现任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党委数据兼副院长、浙江省内部审计协会理事,管清友是现任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公司在申报上市期间,突然变更多名董事会成员,这在拟上市公司当中并不常见。

  再来看南华期货的业务数据,根据招股书披露,“定价服务业务”是南华期货2017年增速很快的业务类型,在2016年此项业务实现收入尚不足1千万元,而到了2017年便实现了过亿元的收入,增幅超过10倍。同时根据招股书第242页披露,在2017年“定价服务业务”收入构成中,来自于一家杭州公司的收入近六千万元,占此项业务全年收入一半以上的份额。

  针对这家为南华期货收入贡献巨大的神秘客户,南华期货在招股书中并未做出任何信息披露,也为就此接受环球网记者的采访。

  不仅如此,同样值得怀疑的还有“基差交易业务”,根据招股书披露,基差交易业务的主要功能是协助解决客户的现货采购和销售需求,主要客户为实体企业客户;也即“基差交易业务”的主要客户应当是存在大量化工、金属材料采购需求的企业,这一点也充分体现在此类业务2017年度的主要客户当中。

  “基差交易业务”在开设的第一年也即2016年,核心客户则是一家通信集团公司。通常来说通信集团公司的主要采购内容为电子元器件,而并非是金属原材料;但是从南华期货的客户收入数据来看,这家通信集团公司在金属材料采购方面的“基差交易业务”需求,甚至与2017年的化纤有限公司等实体企业相当。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