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重拳、用实招、零容忍

相互制保险是国内保险业、金融业发展的新形式、新探索,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成立于2017年2月14日,是自保监会许可筹建试点后第一家批准开业相互保险社,初始运营资金10亿元。众惠相互...


  相互制保险是国内保险业、金融业发展的新形式、新探索,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成立于2017年2月14日,是自保监会许可筹建试点后第一家批准开业相互保险社,初始运营资金10亿元。众惠相互保险作为国内首个相互制保险机构、作为我国相互制保险事业的发展的排头兵,一举一动都会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众惠相互保险是其经营发展成果负有标杆性的责任。然而众惠相互保险成立两年多来,却出现了很多问题,让很多人对于相互制保险在中国的发展产生了疑虑。

  日前记者接到众惠相互保险内部知情人士爆料,众惠相互保险内部高层领导未经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利用其职位权势里应外合、私自从其亲属的公司高价购买商标,先后花费562万和180万。众惠保险购买的商品,其实还在等待驳回复审中,售卖商品的公司并没有申请成功。其中一家公司为独立投资人黄某,其正是涉事领导丈夫的姐姐。经过记者对国家商标总局公示信息的查询表明,其商标申请人信息和申请状态与知情人士表述一致。据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相信国家相关部门一定会严查涉案人员、给众惠会员一个说法。

  众惠相互保险内部知情人士在爆料中还提到,上述涉事领导与其同事违反其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对有关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忠实义务。在未经董事会同意、未向众惠相互保险其他会员代表通报的情况下,擅自在外成立公司并担任职务,其主营业务与众惠保险的主营业务具有极强的关联性;众惠相互保险涉事领导开设其他与众惠保险迷惑性特别强的网站造成对大众的误导,这一系列的“精心布局”是否也涉及“隐性腐败”?

  知情人士说,该涉事领导在众惠相互保险筹建中和成立初期,恐涉及到“隐性腐败”事件不下十起。知情人士都依次向记者出示了相应证据。众惠相互保险会员对涉事领导种种“隐性腐败”行为痛恨至极,被迫无奈进行过会员维权行动,然而涉事领导利用手中权势变相对维权会员实施,最甚者还以“冲击金融系统”的罪名进行打击。涉事领导虽对众惠相互保险的经营管理未见起色但深谙公共关系技巧、巧用各方力量形成“保护伞”,内部知情会员敢怒不敢言。

  根据日前刚发布的《企业领导腐败犯罪报告》显示,2017年,企业领导犯罪频次总计2481次,其中国有企业领导犯罪频次共计375次,民营企业领导犯罪频次共计2106次,较去年同比增长32%。

  每当企业领导刑事风险转化为现实的刑事案件时,他所管理的企业会遭受重创甚至是毁灭性打击。根据众惠相互公布的2017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数据,众惠相互保险的经营业绩也不尽人意,净亏损额达6230万元。企业领导犯罪还被誉为是精英犯罪,他们对信用的违反导致人们对顶层组织的不信任,将降低社会道德感与组织感。

  众惠相互保险经营巨亏,其经营窘况在排除市场等外因,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与内部经营以及领导者的个人能力和行为作风脱不开干系。相互制保险在中国的路还很长,众惠相互保险刚刚起步就出现高层领导职务腐败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否则相互制保险在中国的发展将会步履维艰。

  为什么企业领导容易成为滋生刑事风险的重点领域?究其原因,主要是环节利益、资源较为集中,而企业领导权力的运行往往又缺乏有效的制度性约束。

  北师大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秘书长彭新林认为,对企业领导在企业内部的经营管理等重要权力行使缺乏有效地监督和制约,导致少数企业领导和高层管理人员的意志凌驾于企业经营决策程序和原则之上,让企业不能实现规范化、制度化运行,从而导致企业领导因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而面临刑事风险。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中心副主任韩轶曾表示,要提升企业风控部门权限,建立和执行严格的审查制度。

  时下,相互保险业正处于“风口”,大量资金涌入,对身处高位、拥有权势的管理者不但是战略管理能力、经营能力的考验,同样更是人性的考验。

  “面纱”,出重拳、用实招、零容忍,让那些利用职务之便的企业领导者们无缝可叮、无机可乘。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